轮盘赌博



你当前的位置:轮盘赌博 > 人力资源 >

留学]美国人文学科面临空前尴尬你会选择吗

2019-04-14 00:18

  美国的理工科教育课程设置特别注重理论联系实际,在本科阶段已经非常注重科研能力的培养。重视基础教育、不断扩大学生的知识领域是美国教育的一个特色,文理兼容、跨学科发展使学生的才智得到最大的发挥。

  已故的苹果公司总裁乔布斯曾公开表态称:“科技是远远不够的,人文永远是创新思维的源泉。”

  在全球高等教育市场中,人文学科正面临日益减少的资金,与来自政界的攻击所带来的越来越显着的威胁。

  自2009年以来,美国人文学科的研究资金一直稳定下降,在2011年降至不到理工科研究与发展研究资金的0.5%。这种趋势是全球性的:由加利哈勒维(Gali Halevi)与尤迪特巴依兰(Judit Bar-Ilan)发表在《研究趋势》(Research Trends)杂志上的一篇报道显示,自2009年以后,全球的艺术与人文学科研究资金处于持续下降的境地。

  罗斯玛丽费亚尔(Rosemary G. Feal)是美国现代语言协会(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of America)的执行理事,她表示,美国人文学科研究资金的减少主要归结于两个因素:财政紧张,以及“社会各界,尤其是那些没有亲身体会过人文研究价值的立法者对人文学科价值的低估”。

  去年,佛罗里达州州长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召集了一个特别工作组,力促让主修人文与社会科学的学生支付更高昂的学费,原因是他认为这些专业属于“非战略性学科”。抗议者们因此进行了网上请愿,有超过2000人签名,他们警告政府,不同的学费标准可能导致“佛罗里达人文学科的全面覆灭”。

  今年3月,俄克拉何马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伯恩(Tom Coburn)向参议院提起修正案,建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减少对政治学研究的资金支持,除非该学科的研究有助于“国家安全或者美国的经济利益”。

  有些学校在呼吁人文学者更有力地宣传他们工作的价值。美国艺术与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在今年发表的有关人文学科的一份报告中说:“在当下,经济带来的焦虑正驱使着公众朝一个狭窄的教育理念走下去,想要寻求在短时间内得到收益回报,高等院校及其支持者的当务之急,是要清楚并且有信服力地让人们明白文科教育的价值所在。”

  相比于理科专业来说,中国文科专业毕业生出国深造的数量和百分比都要稍低一些。探寻其中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人文学科中的文化差异导致了一定的地域局限性和适用性,另一方面是大部分文科专业想要获得国外高校的奖学金相当困难。但每年还是有很多大学的文科毕业生背起行囊,前往经济之都北美或者历史文化之都欧洲去追寻人文学科的梦。因为人文学科的学生是需要不断经历、积累和感悟的。

  国际注册会计师、精算师、金融工程师、保荐人这些字眼无一不是商业精英以及高额薪水的代名词。近几年来,经济学类,尤其是旗下金融学、金融工程等专业的报考热度和关注度持续高涨,毕业生出国留学的机会也非常多。

  学生本科毕业后出国深造,可以依托国外健全专业的资本市场增加自己的实战能力,同时世界知名银行和金融机构也欢迎具有国际视野和专业能力的研究生人才,所以在欧美高校就读经济学类研究生无疑会有更好的发展平台和更多的机遇。

  申请高校方面,西欧国家的大学和美国东部高校受到普遍欢迎,但除了申请者具有特别杰出的才能,经济学类专业很难获得半奖以上的奖学金。

  管理学类和经济学类相似,一些比较创新的前沿研究手段和理论基本都产生在欧美发达国家的大学和研究所里。发达国家的政府和企业都非常注重向高校中的管理学专业人士咨询管理策略和方法,这也就为从事这些方面的研究生和博士生提供了更多实践和发展的机遇。国外留学的经历,会为学生提供更多锻炼和实践的机会,成长的速度也会更快。

  管理学类专业中的工商管理学硕士(MBA)不同于一般的学历教育,要求就读者具有3年以上管理相关工作的经验,一般以案例教学为主。国际知名的有哈佛商学院、斯隆商学院、斯坦福商学院等,名校毕业的MBA颇受国际大公司的青睐。不过,基本没有高校为工商管理学硕士提供奖学金。

  相比中国,美国的传媒教育具有历史悠久、专业设置齐全、研发实力雄厚、国际化氛围浓厚等诸多优势。

  国外高校的新闻传播学类专业特别注重通过传媒业在社会特别是在文化上的差异,培养学生的对国家甚至世界的电视、电影、广播、新闻通讯等传媒载体的逆向思维能力。尽管此类专业比较强调理论学习,但是越来越多的欧美大学也在强调学生在传媒业中的实习,提供了很多机会使学生了解最新的多媒体技术在传媒业中的应用。

  此类专业申请难度往往和留学生在本科阶段就读的高校或者相关工作经验有很大关系,奖学金的获取也取决于个人能力,奖学金数量多,申请相对容易。

  美国高中阶段的学生没有文理科之分。主要原因是高中阶段接触各个学科的深度和广度还非常有限。

  美国的理工科教育课程设置特别注重理论联系实际,在本科阶段已经非常注重科研能力的培养。

  而理科生的就业情况要比文科生好很多。有统计数据表明,理科生一生要比文科生平均多赚160万美元。美国大学中因成绩而设置的奖学金对理科生也相对多一些,到了研究生阶段尤为明显。日本:文科生就业率高于理科生

  日本初中阶段只设综合理科,从高二开始分文理科,但因为目前日本学生动手能力欠缺,学校各种文科系的学科增加,加上就业时理科的就业率不及文科,所以很多学生知难而退,在高中分学科时就选择了文科,这样就有了现在学生逃避理科(工学部)的倾向。在社会权力方面,比如企业的管理层中,文科毕业生的人数普遍高于理科。有一项针对15000名大学学历人员的调查显示,文科出身的人要比理工科出身的人一辈子多赚5000万日元,相当于400万人民币。

  新加坡理工类毕业生就业前景看好,根据新加坡教育部2012年的调查显示:牙医、药理学、医学类、商业管理类、电脑工程类等理科就业形势好,医学类就业率高达100%。

  当选择到底学习什么课程时,英国大部分老师和高校给学生们的建议是,教育更是精神层面的收获,而不仅仅是就业。因此学生们在选择课程专业时都被要求选择那些他们真正喜欢的,将来生活也会更快乐。

  重视基础教育、不断扩大学生的知识领域成为美国教育的一个特色,文理兼容、跨学科发展使学生的才智得到最大量的发挥。

  全美已普及了12年的义务教育,高中毕业生只要有意愿,基本上都可以上大学。法律规定,家长有责任使自己的子女完成从小学到高中的学业。因此,高中学生升大学的压力不是很大,但在进入名牌大学上竞争却是十分激烈。

  学生要进入大学,基本要求是在高中4年内至少要修4年的英语课程、3年的数学课程、1年的社会学课程(美国政府、美国历史)、一年的科学课程(物理、化学及试验课)、2年的外语课程、一年的艺术课程(音乐、舞蹈、戏剧和器乐演奏)。此外,还要考量学生3年内的选修课课程。

  以上只是大学录取时对高中生最基本的要求,从中可以看出,美国高中教育强调学生获取知识的均衡性、多样性及基础性。英语和数学是两门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课程,基本贯穿整个高中教育的全过程。

  所以,重视基础教育、不断扩大学生的知识领域是美国教育的一个特色,文理兼容、跨学科发展使学生的才智得到最大的发挥。

  钱钟书在《围城》里说过:“在大学里,工科生看不起理科生,理科生看不起文科生。” 此话一点不假,“学了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是50、60年代中国人耳熟能详的话,曾经指导了不止一代的中国学子。当时,文科生低人一等,被认为是没有前途和出路的。中国改革开放后,情况有所改变。中国搞起了文理分科,相信初衷是给数理化不好的学生一条出路。但恢复高考之际,由于文革的“大批判”遗风,中文、历史、新闻专业,都是当时的大热。后来,经济(商科,属广义的文科类)、法律、外语也都热起来,至今热度不减。文科生在理工科生目前,终于可以抬起头来。外语系学生,在大学里走路头都是朝天的。金融系学生,有着当银行家的前景,更使得他们趾高气扬。

  留学潮兴起后,中国学生对文理科的评价,开始与“国际接轨” 。“学什么容易出国”以及“学什么能够找到工作”,成为价值判断的最重要标准。早年,中国留学生比较穷,能拿奖学金才能顺利来美。而理科的学生(主要是研究生)更容易拿到奖学金,文科留学生就不吃香了,在中国风光无限的英语系学生,到了美国出路只有转行。商科学生情况要好些,但也不尽然,如金融系学生,没绿卡就找不到工作,“钱钟书判断”在留学生领域似乎重新生效,这不能怪留学生,现实使然。

  一国的文科水准,事实上关乎文明。世界大国都是文理兼修的。重文轻理,或者重理轻文,都会出大问题。美国高小学生没有文科生和理科生之分,这是对的,过早划分文理,事实上人为造成了学生的知识割裂,文科生不懂科学,理科生不会写作,成为中国学生的通病。在美国的顶尖大学,文理科同样被重视。如哈佛的核心课程,就是文理贯通、兼修的范例。

  最优秀的学生学什么,是判断一个国家文明高下,以及未来走向的标志。报载,金融危机以来,美国人文学科的研究资金一直稳定下降。原因一是差钱。二是观念,许多人,包括许多政要,都认为文科无用。佛州州长斯科特甚至力促让文科学生支付更高学费。但正如哈佛的一名学者提出的,人文学科“它们所研究的是生命的质量,而这些议题是所有科学、社会科学、经济学以及科技的核心。”文科落后的国家,科学肯定走不远,社会也肯定走不远。因此,重理轻文,不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都是一种需要纠正的偏向。



相关阅读:轮盘赌博

轮盘赌博

上一篇:女生考了cpa能够获得什么? 下一篇:没有了
  o